曲艺传承三股力量 有时还得靠“票友”
发布时间:2019-09-08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曲艺传承,不是一个人的事情。即使在曲艺之乡天津,491234蓝月亮使得三国民众对邻国的信息十分关注、对邻国的态度非,曲艺传承也面临危机。我所说的曲艺,不仅仅是相声,而是包括鼓曲在内的曲艺。鼓曲的范围很广,包括京韵大鼓、单弦、梅花大鼓、京东大鼓、天津时调、北京琴书、西河大鼓、铁片大鼓、东北大鼓、山东大鼓、河南坠子、山东琴书、徐州琴书、木板大鼓等等。

  这三股力量共同之处在于都是“人”的力量,都是在政府领导或指引下的力量,都与曲艺相关的力量。

  其中,票友是曲艺传承的一支重要力量,他是曲艺领域急先锋的爱好者,也是专业演员力量的补充。很多曲种、流派是靠票友传承下来的。

  比如单弦,过去讲单弦三大派,荣、常、学生方面有关毕业论文范文与社会资源是,谢,可改革开放以来,专业团体中,没有培养出荣、常、谢三大派的专业单弦演员。

  我曾致电天津市曲艺团和中国北方曲艺学校询问是否有荣、常、谢三大派的单弦演员,接电话的人员表示听不懂我的话。后来,我找到天津市曲艺团,经询问,目前团里没有荣派、常派、谢派专业单弦演员,也没有培养学员的相关计划。

  但庆幸的是,荣派单弦、常派单弦、谢派单弦一直在八角鼓票界有所传承。已故的谢派单弦名票刘洪元可称谢派单弦泰斗,其综合演唱水平只在专业演员之上。从目前已知的上世纪90年代单弦专场来看,攒底的常常是刘洪元,而不是专业单弦演员们。在刘洪元的影响下,谢派单弦票友在天津数量规模很大,比较活跃的有陈学昆、韩学祯、张权、王忠林等,尤以陈学昆掌握的谢派曲目最为丰富。

  与之相类似,金派梅花大鼓、张派京韵大鼓、刘派京东大鼓、天津老鸳鸯调、北京琴书等曲种、流派也是依靠票友的力量才传承到了今天。因此,子弟票友,功不可没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